伟德体育最新安装

| 关于我们

标题 全文

首页 > 视点

社会合力托,家长放心托

作者:王甜 方思伟 樊玉立 叶真 杨频萍 发布时间:2023-09-08 来源: 新华日报

婴幼儿托育服务方兴未艾,记者探访普惠托育机构——

社会合力托,家长放心托

  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,事关千家万户。调查显示,婴幼儿无人照料是阻碍生育的首要因素,城市中超过1/3的家庭有托育需求,但供给明显不足,特别是普惠性服务供不应求。

  国家卫健委8月17日就《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指导意见》举行的发布会通报,加快构建托育服务体系是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重要方面,将围绕“基本、普惠、投资、收费、减负”五个关键词发展托育服务。

  去年我省新增普惠托育机构95家,多地陆续推进完善托育体系工作,婴幼儿托育服务方兴未艾。记者近日走进南京、苏州多个普惠托育服务机构,深入了解相关部门机构的探索实践。

  “家门口”的普惠托育园

  早晨8点半,南京江北新区产业技术研创园,停好车、抱起娃,31岁的新手爸爸王发鹏小步快走,来到一座写字楼二楼的一角。500多平方米的空间,满目斑斓色彩和不时传出的清脆笑声,让抚育安托育中心在高楼林立的商务区里显得很是特别。

  “8点55分要开晨会,好在单位就在隔壁,下班我再来接。”王发鹏微笑着跟儿子福袋挥手再见,然后步行到单位。去年下半年,王发鹏“升级”为奶爸,小两口父母不在身边,请育儿嫂开销大、也放心不下,正烦恼之际,同事们推荐了这家托育中心。多地实地考察后,今年1月,4个半月的福袋成为中心入托月龄最小的孩子。

  和王发鹏一样,研创园内很多员工带孩子“一起上班”。园区内近6000家经营单位共有职工3万余名,青年员工数过半,且很多都来自外地。2017年,江北新区研创园引入这家托育机构,开启“为人才育人才”的创新模式,并在场地、租金、手续等方面给予支持。作为南京目前为数不多的能提供与产假无缝对接的专业机构,目前该机构累计接收1岁以下婴幼儿约60人,运营4年累计收托婴幼儿400多名。

  “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,是贯彻落实国家关于优化生育政策、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决定的有力举措。”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南京已备案托育机构311个,可供托位33397个,千人托位数超过3.2个。

  苏州普惠托育机构数量近年来明显增加。目前,全市有36166个托位。苏州市卫健委主任盛乐介绍,苏州市支持社区开展普惠托育服务,支持各单位提供普惠托育服务,支持幼儿园提供托育服务。同时,对已备案社会办普惠托育机构,给予每个托位1万元建设资金补助,以及每月300—800元的运营补助。

  “家门口的托育园很方便,我也比较放心。”昆山中南世纪城小区居民刘家安把儿子闻杰放入婴儿推车,走过两条马路,来到昆山再兴星空托育园。“这家托育园接受16个月龄以上的宝宝入托,每个月学费伙食费加起来不到3000元。”全职妈妈刘家安告诉记者,闻杰在托育园学会了自己吃饭,中午自主入睡,大运动能力也有了进步。

  任教老师展开多元探索

  “浣熊咿咿走上前,轻轻拍拍正在发脾气的小精灵……”早上9点半,位于南京江北新区的咿呀优大华育儿园活动室,教师陈婷扮演大黑熊,带着20个宝宝进行儿童心理成长剧课程。“情绪管控对3岁之前的宝宝来说比较抽象,这样的形式有利于宝宝接纳。”陈婷介绍,儿童心理成长剧涉及情绪管控、社会交往、抗挫折等方面能力,而这一系列课程由幼儿园自主研发。

  另一间活动室内,教师晶晶正带着20个宝宝做“小厨乐”生活活动,宝宝们穿上小厨师衣服,学习洗水果、切水果、制作沙拉,秩序井然。咿呀优大华育儿园负责人蔡蔚介绍,该园是“幼托一体化”育儿机构,每学期初与幼儿园一起制订托育体系的岗前培训和定期培训计划,并依托《儿童早期心理发展评估与指导》等自编教材进行细致化培训。

  位于南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的星贝可育儿园,高级育婴师张春秀和其他两名老师带着18个小朋友,跟着节拍模仿动物活动。一堂课20分钟,张春秀希望让孩子们通过感知旋律激发想象力和表演欲。“老师们每周都会集体备课,将周计划提前张贴在家长园地。”张春秀说,“一日生活皆课程,我们采用多元能力探索课程,以游戏为基本活动,而不是坐着听课。”

  昆山再兴星空托育园园长谭小莉介绍,教学团队在备课时,不少老师都会面临类似困惑:托育课程的设计,有没有国家级的课程指引和规范标准?国外的托育类教材是否适用?“目前为止,业内还没有全国统一的托育类教材,我们用的是南师大出版的一套托育绘本。”0—3岁是婴幼儿认知能力形成的关键阶段,托育园不是幼儿园的简单前移和复制。“尤其对户外活动课的内容设计,业内还没有形成规范和标准。”谭小莉说。

 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2019年印发的《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3岁以下的孩子每天应保证2小时户外活动。如何科学合理安排户外活动?谭小莉介绍,老师们只能按照既往教学经验,将3岁以上孩子的体育游戏进行一些改进。教学团队参考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的《0—3岁婴幼儿抚育与教育》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的《0—3岁儿童观察与评估》等权威专著,设计各种游戏式教学环节,如“小铁人拉力赛”“小鸭子过障碍”“挑水过河”等。

  让更多人转变观念送孩子入托

  上午11点半,在附近工作的吴霞准时出现在抚育安托育中心,从保育员手中接过小女儿多米。她是3个孩子的妈妈,老大读中学,老二刚进幼儿园,而多米今年上半年出生,6个月月龄时就被送来托育。“走几步就能来给宝宝喂奶。”吴霞说。

  “请小朋友们拿好餐具、排好队,我们今天吃鲜肉馄饨。”当小多米大口喝奶时,幼幼班的15个小朋友在育婴师戴亚君的指导下排队自主取餐,而学步班的10个孩子则在保育员的协助下自主进餐。

  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今年3月发布的《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机构基本规范》要求,为婴幼儿创造安静、轻松、愉快的进餐环境,应按月龄引导婴幼儿适应咀嚼、吞咽固体食品;鼓励婴幼儿学习使用餐具、独立进餐。“根据不同月龄的特征,我们鼓励孩子自主取餐、自主进食,培养自主能力的同时,让他们获得更多的自信。”戴亚君告诉记者,托育中心的大部分孩子都可以一定程度上完成自主进食,“吃饭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情。”

  今年9月,南京市建邺区研发总部园托育园二期项目将如期开学,1300平方米的新园区充满大自然元素。这里更像是“迷你世界”,桌椅更矮、玩具更低龄化,室外活动场内还有沙滩乐园。“0—3岁的婴幼儿在身体机能与自理能力等方面尚未得到充分发展,缺乏基本的识别能力、对抗能力和表达能力,他们发生风险的概率较高,更需要照护者科学细致呵护。”园长郭晟寅说,“这个年龄段的孩子,相差一两个月,大运动、语言等各方面能力可能会有不小差距,这要求我们做好每个细节。”

  对年轻家庭来说,养育一个孩子不像“加双筷子”那么简单。盐城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党委书记刘强教授的一份社会调查显示,六成以上年轻父母表示有托育需求,但是真正把孩子送到托育机构的只有一成。刘强建议,构建与0—3岁婴幼儿相适应的托育模式,为“最柔软的群体”提供“最安心的照护”,才能改变依托老人看娃的固有观念,让更多的孩子进入托育机构,让整个托育服务体系进入良性循环。

  多方合力保障托得稳托得好

  下午5点半,福袋和悦悦的家长还没有下班。爬爬班的育婴师王笑颜,拿起绘本架上的《神奇糖果店》,给福袋绘声绘色地读了起来。“我们下班有时不能按时按点,幸好中心有延时服务,多交30元,加班也不慌。”晚上6点,王发鹏抱走还沉浸在故事里意犹未尽的福袋。

  让更多家长托得起、放心托,背后少不了地方政府支持。记者了解到,南京普惠托育机构收费价格每月1500—3200元。这些机构的收费价格均低于同一区域的平均水平,位于城区的普惠性托育机构一般收费在3000元左右,周边区域一般在2000元左右。

  2020年4月,南京江北新区出台若干措施,鼓励直管区范围内的商务楼宇综合设置普惠托育机构,并合理延展租赁期,保障托育机构可持续运行。2020年10月,为缓解疫情所带来的冲击,卫生健康和民政局协调研创园给予租金减免优惠政策。这为已经落户研创园3年的抚育安托育中心带来了更多利好。

  “2021年,抚育安申报为南京市普惠托育机构、江苏省普惠托育机构。在省普惠一次性补助5万元、市普惠每个托位每年1000元补助的基础上,江北新区额外给予每个托位每年500元的补助。”抚育安托育中心负责人陈玲说,研创园还和抚育安签署15年战略发展协议,如今在各类政策和补贴的扶持下,抚育安每月平均收费降至2700元。

  咿呀优大华育儿园在建园时则获得中央普惠托育建设资金补贴,一个托位1万元,80个托位共计80万元。园区使用的是社区用房,租金相当于市场价的一半。园长蔡蔚介绍,2020年备案验收通过后,园区获得市级一次性奖补20万元。此外,为应对疫情影响,市卫健委助力托育平稳发展,给予纾困资金4万元。社区按南京市统一要求给予疫情期间租金减免。“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们的压力和负担,让我们集中更多财力、物力用在托育人才培养和课程研发上。”蔡蔚表示,与江北新区签订为期6年的普惠服务协议后,机构每个托位月均收费降至2500元,作为南京市首批社区托育示范点成为周边居民的首选。

  作为社区型普惠托育机构,星贝可育儿园为麒麟街道周边社区居民提供0—3岁婴幼儿全日托、半日托、临时托等托育服务,每学期平均招收70人左右。“以全日托为例,收费标准为每月1800元。”园长庞秋环介绍,目前育儿园获得省示范托育机构补贴,南京市、江宁区、麒麟街道三级政府部门按实际托位数量发放的补贴,南京市新建备案托育机构补贴,江宁区和麒麟街道政府购买亲子活动和科学育儿知识讲座补贴,江宁区卫健委免费赠送婴幼儿读物并提供业务培训,麒麟街道提供相对优惠的政府用房和疫情期间房租减免等。“最初约定第一年租金26万元,每年增长5%。2020年起,我们享受到‘交5减7’租金政策优惠,资金开支压力缓解不少。”

  和幼儿园不同的是,托育机构存在明显的淡旺季。“很多家长选择在孩子上幼儿园前入托半年,作为下半年入园的过渡,因此上半年托育机构常常爆满,下半年又会空出很多托位。”蔡蔚坦言,机构都是用上半年的收入养活下半年。“我们严格按照1:5—1:7的人数比例配备老师,目前园内18名教职工,其中专任教师8人、保育员4人,都持有幼儿园教师资格证或育婴师资格。”庞秋环告诉记者,房屋租金加教师工资等,托育园每月开支超12万元。

  婴幼儿阶段的教育,需要全社会的多元共育。“南京全市有557家社区亲子室、街道(镇)指导站46家,区级指导中心12家。”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南京充分发挥市、区、街道婴幼儿早期发展中心的指导功能,提供1年不少于6次的免费亲子活动,为普惠托育机构提供免费家长培训。南京市卫健委联合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,强化推动机构设施建设纳入南京市国土空间规划,加快推动新建地区每3万—5万人口配备一个500平方米育儿园,每个区配建一个1000—2000平方米、每个街镇配备1000平方米的婴幼儿指导中心,每个社区配备100平方米的社区亲子室,从空间设施上对机构开展普惠进行最大支持。

  本报记者 王甜 方思伟 樊玉立 叶真 杨频萍
  原载:《新华日报》2022年9月8日,版次:5

责任编辑:陈路

社会合力托,家长放心托
发布时间:2023-09-08   
来       源:新华日报  
作       者:王甜 方思伟 樊玉立 叶真 杨频萍

婴幼儿托育服务方兴未艾,记者探访普惠托育机构——

社会合力托,家长放心托

  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,事关千家万户。调查显示,婴幼儿无人照料是阻碍生育的首要因素,城市中超过1/3的家庭有托育需求,但供给明显不足,特别是普惠性服务供不应求。

  国家卫健委8月17日就《关于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指导意见》举行的发布会通报,加快构建托育服务体系是落实积极生育支持措施的重要方面,将围绕“基本、普惠、投资、收费、减负”五个关键词发展托育服务。

  去年我省新增普惠托育机构95家,多地陆续推进完善托育体系工作,婴幼儿托育服务方兴未艾。记者近日走进南京、苏州多个普惠托育服务机构,深入了解相关部门机构的探索实践。

  “家门口”的普惠托育园

  早晨8点半,南京江北新区产业技术研创园,停好车、抱起娃,31岁的新手爸爸王发鹏小步快走,来到一座写字楼二楼的一角。500多平方米的空间,满目斑斓色彩和不时传出的清脆笑声,让抚育安托育中心在高楼林立的商务区里显得很是特别。

  “8点55分要开晨会,好在单位就在隔壁,下班我再来接。”王发鹏微笑着跟儿子福袋挥手再见,然后步行到单位。去年下半年,王发鹏“升级”为奶爸,小两口父母不在身边,请育儿嫂开销大、也放心不下,正烦恼之际,同事们推荐了这家托育中心。多地实地考察后,今年1月,4个半月的福袋成为中心入托月龄最小的孩子。

  和王发鹏一样,研创园内很多员工带孩子“一起上班”。园区内近6000家经营单位共有职工3万余名,青年员工数过半,且很多都来自外地。2017年,江北新区研创园引入这家托育机构,开启“为人才育人才”的创新模式,并在场地、租金、手续等方面给予支持。作为南京目前为数不多的能提供与产假无缝对接的专业机构,目前该机构累计接收1岁以下婴幼儿约60人,运营4年累计收托婴幼儿400多名。

  “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,是贯彻落实国家关于优化生育政策、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决定的有力举措。”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南京已备案托育机构311个,可供托位33397个,千人托位数超过3.2个。

  苏州普惠托育机构数量近年来明显增加。目前,全市有36166个托位。苏州市卫健委主任盛乐介绍,苏州市支持社区开展普惠托育服务,支持各单位提供普惠托育服务,支持幼儿园提供托育服务。同时,对已备案社会办普惠托育机构,给予每个托位1万元建设资金补助,以及每月300—800元的运营补助。

  “家门口的托育园很方便,我也比较放心。”昆山中南世纪城小区居民刘家安把儿子闻杰放入婴儿推车,走过两条马路,来到昆山再兴星空托育园。“这家托育园接受16个月龄以上的宝宝入托,每个月学费伙食费加起来不到3000元。”全职妈妈刘家安告诉记者,闻杰在托育园学会了自己吃饭,中午自主入睡,大运动能力也有了进步。

  任教老师展开多元探索

  “浣熊咿咿走上前,轻轻拍拍正在发脾气的小精灵……”早上9点半,位于南京江北新区的咿呀优大华育儿园活动室,教师陈婷扮演大黑熊,带着20个宝宝进行儿童心理成长剧课程。“情绪管控对3岁之前的宝宝来说比较抽象,这样的形式有利于宝宝接纳。”陈婷介绍,儿童心理成长剧涉及情绪管控、社会交往、抗挫折等方面能力,而这一系列课程由幼儿园自主研发。

  另一间活动室内,教师晶晶正带着20个宝宝做“小厨乐”生活活动,宝宝们穿上小厨师衣服,学习洗水果、切水果、制作沙拉,秩序井然。咿呀优大华育儿园负责人蔡蔚介绍,该园是“幼托一体化”育儿机构,每学期初与幼儿园一起制订托育体系的岗前培训和定期培训计划,并依托《儿童早期心理发展评估与指导》等自编教材进行细致化培训。

  位于南京市江宁区麒麟街道的星贝可育儿园,高级育婴师张春秀和其他两名老师带着18个小朋友,跟着节拍模仿动物活动。一堂课20分钟,张春秀希望让孩子们通过感知旋律激发想象力和表演欲。“老师们每周都会集体备课,将周计划提前张贴在家长园地。”张春秀说,“一日生活皆课程,我们采用多元能力探索课程,以游戏为基本活动,而不是坐着听课。”

  昆山再兴星空托育园园长谭小莉介绍,教学团队在备课时,不少老师都会面临类似困惑:托育课程的设计,有没有国家级的课程指引和规范标准?国外的托育类教材是否适用?“目前为止,业内还没有全国统一的托育类教材,我们用的是南师大出版的一套托育绘本。”0—3岁是婴幼儿认知能力形成的关键阶段,托育园不是幼儿园的简单前移和复制。“尤其对户外活动课的内容设计,业内还没有形成规范和标准。”谭小莉说。

 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2019年印发的《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3岁以下的孩子每天应保证2小时户外活动。如何科学合理安排户外活动?谭小莉介绍,老师们只能按照既往教学经验,将3岁以上孩子的体育游戏进行一些改进。教学团队参考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的《0—3岁婴幼儿抚育与教育》和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的《0—3岁儿童观察与评估》等权威专著,设计各种游戏式教学环节,如“小铁人拉力赛”“小鸭子过障碍”“挑水过河”等。

  让更多人转变观念送孩子入托

  上午11点半,在附近工作的吴霞准时出现在抚育安托育中心,从保育员手中接过小女儿多米。她是3个孩子的妈妈,老大读中学,老二刚进幼儿园,而多米今年上半年出生,6个月月龄时就被送来托育。“走几步就能来给宝宝喂奶。”吴霞说。

  “请小朋友们拿好餐具、排好队,我们今天吃鲜肉馄饨。”当小多米大口喝奶时,幼幼班的15个小朋友在育婴师戴亚君的指导下排队自主取餐,而学步班的10个孩子则在保育员的协助下自主进餐。

  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今年3月发布的《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机构基本规范》要求,为婴幼儿创造安静、轻松、愉快的进餐环境,应按月龄引导婴幼儿适应咀嚼、吞咽固体食品;鼓励婴幼儿学习使用餐具、独立进餐。“根据不同月龄的特征,我们鼓励孩子自主取餐、自主进食,培养自主能力的同时,让他们获得更多的自信。”戴亚君告诉记者,托育中心的大部分孩子都可以一定程度上完成自主进食,“吃饭是他们最快乐的事情。”

  今年9月,南京市建邺区研发总部园托育园二期项目将如期开学,1300平方米的新园区充满大自然元素。这里更像是“迷你世界”,桌椅更矮、玩具更低龄化,室外活动场内还有沙滩乐园。“0—3岁的婴幼儿在身体机能与自理能力等方面尚未得到充分发展,缺乏基本的识别能力、对抗能力和表达能力,他们发生风险的概率较高,更需要照护者科学细致呵护。”园长郭晟寅说,“这个年龄段的孩子,相差一两个月,大运动、语言等各方面能力可能会有不小差距,这要求我们做好每个细节。”

  对年轻家庭来说,养育一个孩子不像“加双筷子”那么简单。盐城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党委书记刘强教授的一份社会调查显示,六成以上年轻父母表示有托育需求,但是真正把孩子送到托育机构的只有一成。刘强建议,构建与0—3岁婴幼儿相适应的托育模式,为“最柔软的群体”提供“最安心的照护”,才能改变依托老人看娃的固有观念,让更多的孩子进入托育机构,让整个托育服务体系进入良性循环。

  多方合力保障托得稳托得好

  下午5点半,福袋和悦悦的家长还没有下班。爬爬班的育婴师王笑颜,拿起绘本架上的《神奇糖果店》,给福袋绘声绘色地读了起来。“我们下班有时不能按时按点,幸好中心有延时服务,多交30元,加班也不慌。”晚上6点,王发鹏抱走还沉浸在故事里意犹未尽的福袋。

  让更多家长托得起、放心托,背后少不了地方政府支持。记者了解到,南京普惠托育机构收费价格每月1500—3200元。这些机构的收费价格均低于同一区域的平均水平,位于城区的普惠性托育机构一般收费在3000元左右,周边区域一般在2000元左右。

  2020年4月,南京江北新区出台若干措施,鼓励直管区范围内的商务楼宇综合设置普惠托育机构,并合理延展租赁期,保障托育机构可持续运行。2020年10月,为缓解疫情所带来的冲击,卫生健康和民政局协调研创园给予租金减免优惠政策。这为已经落户研创园3年的抚育安托育中心带来了更多利好。

  “2021年,抚育安申报为南京市普惠托育机构、江苏省普惠托育机构。在省普惠一次性补助5万元、市普惠每个托位每年1000元补助的基础上,江北新区额外给予每个托位每年500元的补助。”抚育安托育中心负责人陈玲说,研创园还和抚育安签署15年战略发展协议,如今在各类政策和补贴的扶持下,抚育安每月平均收费降至2700元。

  咿呀优大华育儿园在建园时则获得中央普惠托育建设资金补贴,一个托位1万元,80个托位共计80万元。园区使用的是社区用房,租金相当于市场价的一半。园长蔡蔚介绍,2020年备案验收通过后,园区获得市级一次性奖补20万元。此外,为应对疫情影响,市卫健委助力托育平稳发展,给予纾困资金4万元。社区按南京市统一要求给予疫情期间租金减免。“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们的压力和负担,让我们集中更多财力、物力用在托育人才培养和课程研发上。”蔡蔚表示,与江北新区签订为期6年的普惠服务协议后,机构每个托位月均收费降至2500元,作为南京市首批社区托育示范点成为周边居民的首选。

  作为社区型普惠托育机构,星贝可育儿园为麒麟街道周边社区居民提供0—3岁婴幼儿全日托、半日托、临时托等托育服务,每学期平均招收70人左右。“以全日托为例,收费标准为每月1800元。”园长庞秋环介绍,目前育儿园获得省示范托育机构补贴,南京市、江宁区、麒麟街道三级政府部门按实际托位数量发放的补贴,南京市新建备案托育机构补贴,江宁区和麒麟街道政府购买亲子活动和科学育儿知识讲座补贴,江宁区卫健委免费赠送婴幼儿读物并提供业务培训,麒麟街道提供相对优惠的政府用房和疫情期间房租减免等。“最初约定第一年租金26万元,每年增长5%。2020年起,我们享受到‘交5减7’租金政策优惠,资金开支压力缓解不少。”

  和幼儿园不同的是,托育机构存在明显的淡旺季。“很多家长选择在孩子上幼儿园前入托半年,作为下半年入园的过渡,因此上半年托育机构常常爆满,下半年又会空出很多托位。”蔡蔚坦言,机构都是用上半年的收入养活下半年。“我们严格按照1:5—1:7的人数比例配备老师,目前园内18名教职工,其中专任教师8人、保育员4人,都持有幼儿园教师资格证或育婴师资格。”庞秋环告诉记者,房屋租金加教师工资等,托育园每月开支超12万元。

  婴幼儿阶段的教育,需要全社会的多元共育。“南京全市有557家社区亲子室、街道(镇)指导站46家,区级指导中心12家。”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南京充分发挥市、区、街道婴幼儿早期发展中心的指导功能,提供1年不少于6次的免费亲子活动,为普惠托育机构提供免费家长培训。南京市卫健委联合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,强化推动机构设施建设纳入南京市国土空间规划,加快推动新建地区每3万—5万人口配备一个500平方米育儿园,每个区配建一个1000—2000平方米、每个街镇配备1000平方米的婴幼儿指导中心,每个社区配备100平方米的社区亲子室,从空间设施上对机构开展普惠进行最大支持。

  本报记者 王甜 方思伟 樊玉立 叶真 杨频萍
  原载:《新华日报》2022年9月8日,版次:5

责任编辑:陈路
澳门新莆京在线登录 必威体育betway 必威体育betway 下载永利网app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手机版 betway必威中文官网 威澳门尼斯人手机版下载安装 betway88必威体育-APP专业版下载 betway必威注册 必威体育精装版app下载